当前位置:学校首页 > 家长学校 > 专题活动专题活动
教育那些事儿No.7 | 梁启超:如何成为一个不惑、不忧、不惧的人
编辑:校办 发布日期:2018-12-03 15:26:10 来源:苍南县第一实验小学 浏览次数:
他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举足轻重的大学者之一,参与并领导了中国近代数次重大的事件,同时,他又是一名非常成功的家长,凭着自己的学识和过人的家教,他培养的子女都成为了社会贤达,造就了“一门三院士”的家教奇迹。
他就是梁启超。
1922年,梁启超应苏州学界之邀作一场演讲。他向在座者提出了一个问题:“为什么进学校?”而后,任公自己给出的答案是,求学问为的是学做人。他说但凡一个人在学校里所学,数理化、史地、国文、英语,乃至哲学、文学、农工商等等,皆不过是做人所需的一种手段。而要成一个人,总要具备三德——智、仁、勇,实现了的状态便是“智者不惑,仁者不忧,勇者不惧”,无论是教育家教育学生,还是自己教育自己,皆应以这三件为准则。
(资料来源:百度百科)
01
为什么要进学校?
诸君!我在南京讲学将近三个月了。这边苏州学界里头有好几回写信邀我,可惜我在南京是天天有功课的,不能分身前来。
今天到这里,能够和全城各校诸君同聚一堂,令我感激得很。
但有一件,还要请诸君原谅︰因为我一个月以来,都带着些病,勉强支持,今天不能作很长的讲演,恐怕有负诸君的期望哩。
问诸君︰“为什么进学校?”我想人人都会众口一辞的答道︰“为的是求学问。”
再问︰“你为什么要求学问?”“你想学些什么?”恐怕各人答案就很不相同,或者竟自答不出来了。
诸君啊!我替你们总答一句吧︰“为的是学做人。”
在学校里头学的数学、几何、物理、化学、生理、心理、历史、地理、国文、英语。
乃至什么哲学、文学、科学、政治、法律、经济、教育、农业、工业、商业等等。
不过是做人所需要的一种手段,不能说专靠这些便达到做人的目的。
任凭你那些件件学得精通,你能够成个人不能成个人,还是另一个问题。
人类心理,有知、情、意三部份,这三部份圆满发达的状态,我们先哲名之为“三达德”——知、仁、勇。
为什么叫做“达德”呢?因为这三件事是人类普通道德的标准,总要三件具备才能成一个人。
三件的完成状态怎么样呢?孔子说︰“知者不惑,仁者不忧,勇者不惧。”
所以教育应分为知育、情育、意育三方面,现在讲的知育、德育、体育不对,德育范围太笼统,体育范围太狭隘。
知育要教导人不惑,情育要教导人不忧,意育要教导人不惧。
教育家教学生,应该以这三件为究竟﹔我们自动的自己教育自己,也应该以这三件为究竟。
 
02
怎样才能不惑呢?
最要紧的是养成我们的判断力。想要养成判断力︰第一步,最少须有相当的常识。
进一步,对于自己要做的事须有专门知识,再进一步,还须有遇事能判断的智慧。
假如一个人连常识都没有了,听见打雷,说是雷公发威。看见月蚀,说是虾蟆贪嘴。
那么,一定闹到什么事都没有主意,碰著一点疑难问题,就靠求神、问卜、看相、算命去解决。
真所谓“大惑不解”,成了最可怜的人了。学校里小学、中学所教,就是要人有了许多基本的常识,免得凡事都暗中摸索。
但仅仅有这点常识还不够。我们做人,总要各有一件专门职业。
这职业也并不是我一人破天荒去做,从前已经许多人做过。他们积了无数经验,发见出好些原理、原则,这就是专门学识。
我打算做这项职业,就应该有这项专门学识。例如我想做农吗?怎样的改良土壤,怎样的改良种子,怎样的防御水罕、病虫等等,都是前人经验有得成为学识的。
我们有了这种学识,应用他来处置这些事,自然会不惑,反是则惑了。
 
教育家、军事家等等,都各有他的专门学识,也是如此。我们在高等以上学校所求得的知识,就是这一类。
但专靠这种常识和学识就够吗?还不能。宇宙和人生是活的,不是呆的。我们每日所碰见的事理,是复杂、变化的,不是单纯的、印板的。
倘若我们只是学过这一件才懂这一件,那么,碰著一件没有学过的事来到跟前,便手忙脚乱了。
所以还要养成总体的智慧,才能得有根本的判断力。这种总体的智慧如何才能养成呢?
第一件,要把我们向来粗浮的脑筋,着实磨练他,叫他变成细密而且踏实。
那么,无论遇着如何繁难的事,一定可以彻头彻尾想清楚他的条理,自然不至于惑了。
第二件,要把我们向来昏浊的脑筋,着实将养他,叫他变成清明。
那么,一件事理到跟前,我才能很从容、很莹澈的去判断他,自然不至于惑了。
以上所说常识、学识和总体智慧,都是知育的要件,目的是教人做到“知者不惑”。
 
03
怎么样才能不忧呢?
为什么仁者便会不忧呢?想明白这个道理,先要知道中国先哲的人生观是怎样。
“仁”之一字,儒家人生观的全体大用都包在里头。“仁”到底是什么,很难用言语来说明。
勉强下个解释,可以说是︰“普遍人格之实现。”孔子说︰“仁者,人也。”意思说是人格完成就叫做“仁”。
但我们要知道︰人格不是单独一个人可以表见的,要从人和人的关系上看出来。
所以“仁”字从二人,郑康成解他做“相人偶”。总而言之,要彼我交感互发,成为一体,然后我的人格才能实现。
所以我们若不讲人格主义,那便无话可说。讲到这个主义,当然归宿到普遍人格。
换句话说,宇宙即是人生,人生即是宇宙,我的人格和宇宙无二无别。
体验得这个道理,就叫做“仁者”。然则这种“仁者”为什么会不忧呢?
大凡忧之所从来,不外两端︰一曰忧成败,一曰忧得失。我们得着“仁”的人生观,就不会忧成败。
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知道,宇宙和人生是永远不会圆满的,所以易经六十四卦,始“干”而终“未济”。
正为在这永远不圆满的宇宙中,才永远容得我们创造进化。
我们所做的事,不过在宇宙进化几万里的长途中,往前挪一寸两寸,那里配说成功呢?
然则不做怎么样?不做便连一寸两寸都不往前挪,那可真失败了。
“仁者”看透这种道理,信得过只有不做事才算失败,凡做事便不会失败。
所以易经说︰“君子以自强不息。”换一方面来看,他们又信得过凡事不会成功的。
几万里路挪了一两寸,算成功吗?所以论语说︰“知其不可而为之。”你想︰有这种人生观的人,还有什么成败可说呢?
再者,我们得着“仁”的人生观,便不会忧得失。为什么呢?因为认定这件东西是我的,才有得失之可言。
连人格都不是单独存在,不能明确的画出这一部分是我的,那一部分是人家的,然则那里有东西可以为我所得?
既已没有东西为我所得,当然亦没有东西为我所失。
我只是为学问而学问,为劳动而劳动,并不是拿学问劳动等等做手段来达某种目的—可以为我们“所得”的。
所以老子说︰“生而不有,为而不持。”“既以为人己愈有,既以与人己愈多。”你想,有这种人生观的人,还有什么得失可忧呢?
总而言之,有了这种人生观,自然会觉得“天地与我并生,而万物与我为一”。
自然会“无入而不自得。”他的生活,纯然是趣味化、艺术化。这是最高的情感教育,目的是教人做到“仁者不忧”。
 
04
怎么样才能不惧呢?
有了不惑、不忧功夫,惧当然会减少许多了。但这是属于意志方面的事。
一个人若是意志力薄弱,便有很丰富的知识,临时也会用不着。便有很优美的情操,临时也会变了卦。
然则意志怎样才会坚强呢?头一件须要心地光明。孟子曰︰“浩然之气,至大至刚。”“行有不慊之心,则馁矣。”
又说︰“自反而不缩,虽褐寛博,吾不惴焉?自反而缩,虽千万人,吾往矣。”
俗词说得好︰“生平不作亏心事,夜半敲门也不惊。”一个人要保持勇气,须要从一切行为可以公开做起,这是第一著。
第二件要不为劣等欲望所牵制。论语说︰“子曰︰‘吾未见刚者。’或对曰︰‘申枨。’子曰︰‘枨也欲,焉得刚?’”
被物质上无聊的嗜欲东拉西扯,那么,百链钢也会变为绕指柔了。
总之,一个人的意志,由刚强变为薄弱极易,由薄弱返到刚强极难。一个人有了意志薄弱的毛病,这个人可就完了。
自己作不起自己的主,还有什么事可做。受别人压制,做别人奴隶,自己只要肯奋斗,终能恢复自由。
自己的意志做了自己嗜欲的奴隶,那么,真是万劫沉沦,永无恢复的余地,终身畏首畏尾,成了个可怜人了。
孔子说︰“和而不流,强哉矫;中立而不倚,强哉矫;国有道,不变塞焉,强哉矫;国无道,至死不变,强哉矫。”
我老实告诉诸君吧,做人不做到如此,决不会成一个人。但是做到如此真是不容易,非时时刻刻做磨练意志的工夫不可。
意志磨练得到家,自然是看着自己应做的事,一点不迟疑,扛起来便做,“虽千万人吾往矣。”
这样才算顶天立地做一世人,绝不会有藏头露尾、左支右绌的丑态。这便是意育的目的,要人做到“勇者不惧”。
我们拿这三件事作做人的标准,请诸君想想,我自己现在做到那一件?那一件稍为有一点把握?
倘若连一件都不能做到,连一点把握也没有,嗳哟!那可真危险了,你将来做人恐怕就做不成。
讲到学校里的教育吗:第二层的情育第三层的意育,可以说完全没有,剩下的只有第一层的知育。
就算知育罢,又只有所谓常识和和学识,至于我所讲的总体智慧靠来养成根本判断力的,确实一点儿也没有。
这种“贩卖智识杂货店”的教育,把他前途想下去,真是令人不寒而栗!现在这种教育,一时又改不来。
我们可爱的青年,除了他更没有可以受教育的地方。诸君啊!你到底还要做人不要?
你要知道危险呀!非你自己抖擞精神想法自救,没有人能救你呀!诸君啊!你千万不要以为得些片断的知识就是算有学问呀!
 
我老实不客气告诉你吧︰你如果做一个人,知识自然是越多越好;你如果做不成一个人,知识却越多越坏。
你不信吗?试想想全国人所唾骂的卖国贼某人某人,是有知识的呀,还是没有知识的呢?
试想想全国人所痛恨的官僚、政客—专门助军阀作恶、鱼肉良民的人,是有知识的呀,还是没有知识的呢?
诸君须知道啊!这些人,当十几年在学校的时代,意气横厉,天真烂缦,何尝不和诸君一样,为什么就会堕落到这样田地呀?
屈原说的︰“何昔日之芳草兮,今直为此萧艾也?岂其有他故兮,莫好修之害也。”
天下最伤心的事,莫过于看见一群好好的青年,一步一步的往坏路上走。诸君猛醒啊!现在你所厌、所恨的人,就是前车之鉴了。
 
诸君啊!你现在怀疑吗?沉闷吗?悲哀、痛苦吗?觉得外边的压迫你不能抵抗吗?
我告诉你︰你怀疑、沉闷,便是你因不知才会惑;你悲哀、痛苦,便是你因不仁才会忧;你觉得你不能抵抗外界的压迫,便是你因不勇才会惧。
这都是你的知、情、意未经修养、磨练,所以还未成个人。我盼望你有痛切的自觉啊!
有了自觉,自然会自动。那么学校之外,当然有许多学问,读一卷经,繙一部史,到处都可以发见诸君的良师呀!
 
诸君啊!醒醒吧!养定你的根本智慧,体验出你的人格人生观,保护好你的自由意志。你成人不成人,就看这几年哩!
 
人物百科
/
梁启超(1873年2月23日-1929年1月19日),字卓如,一字任甫,号任公,又号饮冰室主人、饮冰子、哀时客、中国之新民、自由斋主人。清朝光绪年间举人,中国近代思想家、政治家、教育家、史学家、文学家。戊戌变法(百日维新)领袖之一、中国近代维新派、新法家代表人物。 幼年时从师学习,八岁学为文,九岁能缀千言,17岁中举。后从师于康有为,成为资产阶级改良派的宣传家。维新变法前,与康有为一起联合各省举人发动“公车上书”运动,此后先后领导北京和上海的强学会,又与黄遵宪一起办《时务报》,任长沙时务学堂的主讲,并著《变法通议》为变法做宣传。
戊戌变法失败后,与康有为一起流亡日本,政治思想上逐渐走向保守,但是他是近代文学革命运动的理论倡导者。逃亡日本后,梁启超在《饮冰室合集》《夏威夷游记》中继续推广“诗界革命”,批判了以往那种诗中运用新名词以表新意的做法。 在海外推动君主立宪。辛亥革命之后一度入袁世凯政府,担任司法总长;之后对袁世凯称帝、张勋复辟等严词抨击,并加入段祺瑞政府。他倡导新文化运动,支持五四运动。其著作合编为《饮冰室合集》。 
学校地址: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江滨路238号 电话/传真:0577-64767051  E-mail:cnsyyx@163.com
版权所有 2012 © 苍南县第一实验小学 浙ICP备07507664号 技术支持:捷点科技返回首页|学校微博|管理登录|